《王座攻略笔记》

返回书页

第002期特码资料:第 319 章

作者:

天洛水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岁月忽已暮 女主都和男二HE 仙道第一小白脸 穿越之天雷一部 宋记 重生民国娇小姐 奸臣之女 七个夫君闹洞房 村花难嫁 外戚女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王座攻略笔记 热门小说网(//www.rdfgs.tw)”查找最新章节!
    当亚伦兰狄斯人死去之后, 他的灵魂就会被冥界女神奥尔娜斯接引到冥界之中。

    人的灵魂会在奥尔娜斯的手中走过, 净化成最初时纯洁无瑕的灵魂, 然后被奥尔娜斯亲手送去轮回转世。

    而当一个人的灵魂在女神的手中走过时, 他的记忆就会被女神拿走。

    传说, 女神身后巨大的白色羽翼,就是无数人的记忆光辉汇聚而成的记忆之翼。

    “奥尔娜斯在拿走灵魂中记忆的同时,也能得到蕴藏在每个人记忆中的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对众神来说是很重要的力量来源之一?!?

    当初卡莫斯王之所以能够成为战神,除开他本身强大的灵魂与战绩、恰好空下来的战神神座以及太阳神沙玛什的接引之外, 也是因为他得到了亚伦兰狄斯民众的敬仰,拥有极为庞大的信仰之力。

    众神之中, 唯有冥界女神奥尔娜斯拥有从人死去的灵魂中获得信仰之力的能力,她会与命运女神伊斯达尔分享从灵魂中获得的信仰之力。

    然后,依据每个灵魂信仰之力的多寡, 命运女神伊斯达尔将会为这个灵魂编织下一世的命运丝线。

    也就是说, 信仰之力的多少, 决定着那个灵魂来世命运的好坏。

    “我在‘死’之前,与奥尔娜斯做了交易?!?

    “用我那一世所获得的信仰之力作为交换,换取凯霍斯他们三人的记忆?!?

    他没有死,灵魂没有前往冥界,奥尔娜斯自然不可能拿走他的灵魂记忆,更无法获取他所得到的信仰之力。

    而赫伊莫斯大帝所获得的信仰之力,远超过凯霍斯三人的灵魂加在一起所拥有的信仰之力。

    奥尔娜斯当然接受了这个交易。

    王宫的后方, 那座最接近大海的高台庭院在阳光之下尤为明亮。

    笔挺的棕榈树环绕在宽阔的庭院一侧, 茂密的树林将庭院和远方奔腾着的恩基河隔开。

    露天的凉亭楼台耸立在庭院之中, 面向无边无际的蔚蓝色大海。

    放眼看去,一眼看不到尽头,只能看到遥远的水天相接之处,蔚蓝和碧蓝相交的天际,让人心旷神怡。

    海浪在下方拍打着海崖底部,溅起一阵阵哗啦的水声。

    当海风从海面上吹来的时候,庭院一侧的棕榈以及松柏的树冠就会随之摇晃,发出沙沙的响声。

    拱形的凉亭之前,白玉石台上铺着柔软的羽绒被,太阳晒得它暖暖的。

    小毛团儿在软绵绵的软被上打着滚儿,然后仰面朝天地摊开,张开短短的四肢,将那因为刚刚吃撑了而变得圆滚滚的小肚子敞露在太阳之下,露出心满意足的神色。

    小奶狮就这幅懒洋洋的模样摊在那里晒着小肚子。

    瘫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撑得太厉害了,就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瞅着伽尔兰。

    “嗷呜~~”

    这货恐怕已经彻底忘记自己身为大狮子的威严了。

    伽尔兰无奈地伸手,轻轻地揉着涅伽圆鼓鼓的小肚子,帮它消化。

    被揉得舒服了,涅伽又对着伽尔兰哼唧了几声,那声音嫩嫩的,嗲嗲的,一听就知道是在撒娇。

    伽尔兰懒得搭理冲着自己各种卖萌撒娇的涅伽,一边继续轻轻帮它揉肚子,一边看向赫伊莫斯,将刚才说到一半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所以你之前说的去要债,是指找冥界女神要债?”

    “嗯?!?

    伽尔兰:“…………”

    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赫伊莫斯本是站在旁边吃着涂满了果酱的蛋糕,在伽尔兰看来甜得腻死人,他却很喜欢。

    吃完之后,还将残留在手指上的红色果酱都舔掉。

    吃完后,他看着伽尔兰给涅伽揉肚子而涅伽舒服得直哼唧的模样,蹲下来,伸出手指戳了戳涅伽软软的小肚子。

    然后,他那只手指就被不高兴的涅伽啊呜一口凶狠地咬住了。

    坚守着自己的骄傲绝不容许伽尔兰以外的人戳自己肚子的小奶狮恶狠狠地瞪着赫伊莫斯,虽然它的牙还太嫩只能用赫伊莫斯的那根手指磨磨牙,它还是死死地咬着不肯松手。

    蹲着的赫伊莫斯盯着它,它也瞪着赫伊莫斯。

    一旁的伽尔兰看着一人一狮互瞪忍不住想笑。

    他伸手揉了揉涅伽的耳朵,涅伽就乖乖地张嘴,松开了赫伊莫斯的手指。

    然后它就开始往伽尔兰怀中扑腾,伽尔兰笑着抱住它。

    小奶狮在少年怀中窝成一团,一开始还委屈地哼哼了两声,但是被伽尔兰顺毛实在顺得太舒服,没过多久就舒服地眯起眼,呼噜呼噜地睡了过去。

    但是,涅伽不知道,它刚一睡着,就被那个讨厌的男人捏着后颈从伽尔兰怀中给拎了出来,放到一旁的软被上。

    身下的被子软绵绵的,上面的阳光照得暖洋洋的,所以,涅伽只是抖了抖毛绒绒的小耳朵,继续呼呼大睡。

    赫伊莫斯屈膝在伽尔兰身边坐下。

    “因为是在我‘死’的时候与她做的交易,所以只换了死在我前面的那几个?!?

    他漫不经心地说,又伸手想要去拿旁边矮桌上的枫糖浆软糕。

    只是,在碰触到甜糕之前,他想起自己的手指刚才被涅伽咬过,就停在了半空中。

    白色的手在他迟疑的一瞬间,越过他的手,先他一步拿起他的目标。

    金红色的眸看了拿起枫糖浆软糕的伽尔兰一眼。

    伽尔兰也笑眯眯地看着他。

    赫伊莫斯张嘴,他说:“啊?!?

    他极其坦然的,丝毫不觉得羞愧地对比他小了一截的少年露出求喂食的表情。

    伽尔兰忍不住噗哧一笑,然后就将手中的枫糖浆软糕塞进他张开的嘴里。

    软糕很软,粘稠的枫糖浆从软糕四周流下来,只要拿起来,蜜色的粘稠液体就不可避免地沾到手指上。

    伽尔兰看着手指上蜜色的枫糖浆正想着去洗个手的时候,突然一个影子凑过来。

    几口将嘴里的软糕吞下去的男人凑过来一低头,直接含住了他的手指,舔去了他指尖残留的枫糖浆。

    舔完之后,赫伊莫斯抬起眼。

    漆黑的额发散落在锐利的眼角,一缕雪白的发丝被风吹得晃动了一下。

    男人的舌尖缓缓地舔过自己薄薄的唇。

    淡淡的冷唇色和舌尖的红形成一种鲜明对比着却又莫名诱人的色调。

    “你也尝一尝?”

    低沉的声音渗入耳膜,仿佛沾染了刚才枫糖浆的甜味。

    “不……”

    伽尔兰刚摇头想要拒绝,但是赫伊莫斯已经欺身上来,直接堵住他的嘴。

    还沾染着枫糖浆的舌尖侵入他的唇齿之中,将那甜腻腻的味道传染到他的味蕾上。

    赫伊莫斯耐心地、一点点地将甜味染过去,再反过来细细品尝着因为被糖浆浸染而越发让人觉得甜美的唇舌的滋味。

    少年白皙的颊泛出淡淡的粉色,犹豫了一下,闭上眼,舌尖慢慢地回缠上去……

    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声重重的咳嗽声。

    刚把舌尖浅浅地缠上去的伽尔兰一惊,一把将赫伊莫斯推开,伸手胡乱在矮桌上拿起一个红彤彤的果子,一口一口地咬下去,装成正在吃东西的样子。

    他手中红彤彤的果子映着他红彤彤的脸颊,让那张脸看起来可口极了,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下去。

    赫伊莫斯这么想着,忍住想要咬下去的冲动,转头向发出咳嗽声的方向看去。

    不出意料之外,他看到的是黑着一张脸的歇牧尔。

    歇牧尔用冷硬的目光看了赫伊莫斯一眼,然后就瞥开,直接落到背对着自己的伽尔兰身上。

    “王子?!?

    歇牧尔的喊声让伽尔兰的肩震了一下。

    犹豫了好一会儿,他转过身来,手中还拿着被他啃了半截的果子。

    他掩饰般笑眯眯地对歇牧尔举起手中的水果,说:“要吃吗?歇牧尔,这个很甜很好吃~~”

    歇牧尔盯着他,面无表情。

    “听说您上午逃课了?!?

    伽尔兰的武技课程是由他负责的。

    只是今天上午他临时有事,就指定了他的一位下属代替他。

    结果回来后就听说王子一听他不在,转头就偷偷溜走了。

    “呃……”

    “现在,请跟我走,将上午的课补起来?!?

    “歇牧尔,我觉得我真的不用再学什么……我都成年了,现在再开始学习武技也来不及了?!?

    前一世是因为从小就开始锻炼和学习武技,所以身体能习惯,但是换成他这一世的身体,一个顶多会做健身操的学生,让他现在重新学习武技简直是要命好吗。

    “就是因为如此,所以您才更需要锻炼,您现在的身体太弱了!”

    伽尔兰小声嘟哝了一句。

    “反正有赫伊莫斯在,我弱点也没什么?!?

    他不说还好,一说这话,歇牧尔的脸色更黑了。

    眼看歇牧尔要发火,伽尔兰见势不妙,果断从桌子上拿起一颗葡萄,在歇牧尔刚一张口的时候,就凑上去将葡萄塞进歇牧尔嘴里。

    “总生气容易变老的,歇牧尔,多吃点甜的东西会让心情好很多?!?

    将水灵灵的葡萄塞进歇牧尔嘴里的少年弯着眼对歇牧尔笑,仰着头瞅他的眼亮如晨星,明亮的笑脸让歇牧尔心底的那一点怒气还没酝酿出来,就消退得没了踪影。

    他看着给笑嘻嘻地自己塞葡萄一脸‘看~~我在讨好你哦’表情的王子,又是好气又是无奈。

    嘴被塞住无法说话,他无奈地看着伽尔兰,但是无奈的眼神深处却是藏着深深的柔软。

    他总是拿他的王子没辙的。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这时,哈哈大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不用回头,光是听那爽朗的笑声,就能猜得到来的人是谁。

    果然,熟悉的浑厚声音立刻就从身后响起。

    “伽尔兰,只有歇牧尔有,王兄没有吗?”

    将嘴里的那颗葡萄咽下去,歇牧尔侧身,向大步走来的卡莫斯行礼。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卡莫斯来到伽尔兰身前,笑眯眯地低头,一脸‘我也要被投喂’的表情。

    然后,皇帝陛下就真的被王子殿下投喂了一颗核桃干,顿时心满意足。

    负责守卫皇帝陛下的皇家近卫团团长的眼角无法抑制地抽动了一下。

    跟在卡莫斯身后一起过来的凯霍斯和塔普提对此很淡定,毕竟从那一世开始就已经司空见惯。

    在卡莫斯和伽尔兰说话的时候,凯霍斯转头向一侧看去。

    凉亭外的平台上,小狮子趴在那里晒着太阳正在呼呼大睡。

    赫伊莫斯靠着凉亭一侧的石柱站着,神色淡然,只是目光始终看着这一边。

    不用想都知道,他肯定是在看着王子。

    凯霍斯先走到小狮子跟前,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赫伊莫斯大人,您为我们换取记忆的事情,可以说是为了王子,但其实也是为了你自己?!?

    赫伊莫斯没有吭声。

    而凯霍斯则是垂着眼,继续说了下去。

    “如果我们没有那一世的记忆,这一世,如果你和王子想要在一起,我们几个一定又会竭力阻止?!?

    “但是,如果我们记起来了……我们会心疼他,所以,只要是王子所希望的,我们就绝对不会拒绝?!?

    “这样一来,就算王子这一次也要继承皇位,但是在我们的默许甚至是全心全意地帮助下,你们之间的阻碍会少很多?!?

    “这就是您的打算,不是吗?”

    凯霍斯喊出了过去的那个称呼。

    “赫伊莫斯陛下?!?

    依然没有回答,在微风中轻轻拂动着的漆黑发丝下,那双金红色的眼眸从始至终都追随着一个人的身影。

    执着的,毫不动摇的。

    仿佛他所注视着的,就是所有的世界。

    凯霍斯轻轻叹了口气。

    “……算了?!?

    他转头,目光同样看向前方。

    阳光下,少年明亮而又无忧无虑的笑容就是他们所共同追求着的一切。

    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再重要。

    无论赫伊莫斯的目的是什么,都不重要。

    他看着伽尔兰,目光温柔地想着。

    只要结果能让王子开心就好。

    而且凯霍斯也不得不承认,现在这个世界上,能让他放心将王子交托出去的人,也只有身边这个人。

    赫伊莫斯。

    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任何人比他更爱王子。

    那漫长得足以让海陆变迁的两千多年的时光已经证明了一切。

    “嗷呜~~”

    大概是被凯霍斯的声音吵到,小涅伽从沉睡中醒来,纵身一跃,落到地上。

    迈着四只小短腿就啪嗒啪嗒地往伽尔兰那边跑。

    跑过去就往伽尔兰小腿上一扑一抱,然后嗷呜嗷呜的叫,非要伽尔兰抱抱。

    一只大手一把将它拎起来。

    刚才还闹腾得厉害的小奶狮一被拎起后颈肉就整个狮都软了,一动不动地悬在空中,只能眼巴巴地瞅着伽尔兰。

    伽尔兰看着心软,伸手要去接,但是卡莫斯哈哈笑着,突然将涅伽丢给歇牧尔。

    正在和塔普提商量着王子文课武课安排的歇牧尔人在旁边站,祸从旁边来,手忙脚乱地接住被皇帝陛下丢过来的小奶狮。

    后颈肉一松,涅伽瞬间又变得生龙活虎,挥舞着爪子使劲一挣。

    嘶啦一声,在撕裂歇牧尔胸口的衣服后,它纵身跳进了伽尔兰怀中。

    一贯衣着整齐一丝不苟的歇牧尔此刻衣襟被撕裂,敞露了半边胸膛,一张脸黑得厉害。

    塔普提怔了一下,掩着唇忍不住笑了起来。

    伽尔兰赶紧抱紧了闯祸的小涅伽,代替涅伽用无辜的眼神望着歇牧尔。

    而身为罪魁祸首的某位皇帝陛下却毫无负罪感地大笑出声,甚至还试图用手环拍下歇牧尔难得一见的衣衫凌乱的模样作为以后的笑柄,最后被忍无可忍的歇牧尔以下犯上一巴掌将手环拍了下去。

    “嗷呜嗷呜~~?”

    这是窝在伽尔兰怀中一脸懵逼的小毛团儿。

    明亮的阳光落在大地上,将在风中沙沙摇晃着的树冠染上一层淡淡的金光。

    海浪拍打着崖壁,发出阵阵溅水声,仿佛恒古不变。

    ……

    时光的河流是残酷的。

    沧海桑田,日月变迁,数不清的东西都会在漫长的岁月中逐渐消逝,再无痕迹。

    但是,也有一些东西,任由岁月流逝,始终不会改变。

    因为,从它存在的那一刻起,它已经成为了永恒。

    ……………

    …………………………

    【尾声】

    亚伦兰狄斯的小王子归来后已过去了三个月。

    这一天清晨,在皇帝陛下的寝宫中传出了愤怒的咆哮声。

    “王兄,我觉得,身为未来的皇帝,我有责任有义务将亚伦兰狄斯的所有地方亲自视察探访一遍?!?

    “你不用担心,我带了令牌和最强的护卫,要是遇到这两个都搞不定的□□烦,我会马上用手环联系你,到时候王兄你要尽快带着大军来帮我装逼……不是,来?;の野??!?

    “至于飞船,有点太显眼了,等我到了目的地会让它自己飞回来?!?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这次我出去游玩……咳,不,是游历巡视亚伦兰狄斯大陆大概要会花个三四年、四五年的样子,当然,每隔一年,中途我也会回去休息休息,回去的时候我会给你还有凯霍斯塔普提歇牧尔带礼物的?!?

    立体荧幕中的金发少年笑眯眯地说完了,然后又补充了一句。

    “对了,王兄,不准派人来追我,不然我会生气的?!?

    卡莫斯:“…………”

    刚准备让歇牧尔去把人追回来。

    皇帝陛下很愤怒,非常的愤怒。

    难怪这三个月里赫伊莫斯尤其注重学习亚伦兰狄斯大陆的地图以及各地情况,看来是早有预谋。

    真是狼子野心!

    “一定是他哄着骗着把伽尔兰诱拐走的!”

    皇帝陛下愤怒地给那头叼走他家王弟的大黑狼直接定了罪。

    一定是赫伊莫斯的错!不然他的小王弟那么乖巧可爱怎么可能做出离家出走这种事——

    一旁的凯霍斯默默地移开目光。

    ……还真说不好到底是谁诱拐谁来着……

    “归根究底是陛下您做得过头了?!?

    女祭司长没好气地瞥了卡莫斯一眼。

    “如果不是因为陛下您非要一天三次的‘锻炼’赫伊莫斯大人,王子也不会生气,也就不会像这样偷跑?!?

    热恋中的情侣被如此打扰,换谁谁都会生气。

    前一秒还在勃然大怒的皇帝陛下瞬间蔫了。

    他呆了好一会儿,委屈巴巴地看着光幕中的伽尔兰,小声问:“他真的一年才回来一次吗?”

    歇牧尔看起来很冷静,他哼了一声,对卡莫斯说:“陛下,给王子的手环发个讯息,告诉他,一个月回王宫一趟,这是底限?!?

    “哦哦哦——”

    …………

    而此刻,在万里之外的天空之中,金色的飞船缓缓地飞行着,穿过朵朵雪白的浮云。

    阳光落下来,映得它闪闪发光。

    伽尔兰站在船舷边上,眺望着望不到尽头的天空。

    迎面扑来的风吹乱了他那一头明亮的金发短发,他金色的瞳孔望着远方,熠熠生辉,带着勃勃生机。

    “真的要这么做?”

    “嗯?!?

    伽尔兰转身,看着赫伊莫斯。

    “其实在那一世,我就一直想要去游历这片大地,自由自在地走遍所有没去过的地方,只是没想到,最后还是走上了王座,没能完成这个心愿?!?

    忽然想起什么,他笑了起来。

    他说:“你应该还记得,那一次我都已经跑路了,准备从此做个吟游诗人环游大陆,但是没跑多远就被你给追了回去?!?

    “现在,王兄还有歇牧尔他们都在,所以我觉得,我可以任性地去做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了?!?

    说完,他忽然顿了一顿。

    “而且……”

    他小声说,

    “恋人也是需要单独相处的时间嘛?!?

    王兄以及歇牧尔他们对他的过度?;な翟谑恰?

    他已经成年了好不好。

    有些事也可以做了好不好。

    看着身前小声说话的伽尔兰,赫伊莫斯的唇角上扬起浅浅的弧度。

    他低头,爱恋地吻了吻那粉色的唇。

    他说:“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会在你身边?!?

    金红色的眼眸映着怀中的少年,仿佛看着他全部的世界。

    只要你还在这里,在我身边,我就拥有一切。

    …………

    “说起来,我们这么乱转的话,会不会碰上转世后的塔尔或者是诺维他们?”

    “或许?!?

    “说不定这次遇到的卡列尼还是婴儿,也说不定塔尔诺维现在已经成了老头,还有,艾玛这一世说不定会是个男的——想想都觉得很有趣?!?

    “不准提她?!?

    “……你心胸应该稍微宽大一点?!?

    “不行,我很小气?!?

    “…………”

    还想说什么的唇再一次被堵住。

    金色的飞船在蔚蓝色的天空中缓缓飞行着,细碎的声音一点点散落、融化在在天幕的阳光中。

    …………

    少年通往王座的旅程已经终结。

    但是,故事并非就此结束。

    在这座古老而又美丽的亚伦兰狄斯大陆上,少年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在未来,他会遇到怎样的事情,会遇到怎样的人,或许是新认识的人,也或许是曾经的故人,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

    但是,正是因为一切都是未知,才更让人充满向往。

    或许,那将是另一个有趣的冒险历程的故事的开端。

    少年的旅程已经结束。

    少年的旅程亦即将开始。

    ——【完】——

    ※※※※※※※※※※※※※※※※※※※※

    在打下完这个字的时候,长舒一口气。

    有些感慨,有些欣慰,也有些怅然若失。

    历时一年又一个多月的时间,少年走上王座的传说在此刻划下句号。

    结局或许不是最圆满的结局,也不可能让大家都满意,但是这是我心目中最合适、最恰当的结局。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由衷的感谢所有能陪伴我,陪伴着伽尔兰走到最后的小伙伴们。

    谢谢你们喜欢上他。

    谢谢你们能喜欢这篇文。

    感谢你们那很多很多的营养液和炮|弹|地|雷,能看到那么多的留言还有长评,我很开心。

    ————————

    至此,正文已经完结。

    大概在一两周后,我会开始更新番外。

    如果大家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可以留言告诉我,我会认真考虑,当然,拉|灯|车也会在番外中出现的(笑)。

    以及,潜水的小伙伴们,最终的时刻也该稍微浮上来换个气了哦~~

    ————

    PS:指路我的专栏,新文预收藏不来一|发么~~~么么哒~~~

    【请戳这里查看】

六和才彩特码资料21 www.rdfgs.tw 王座攻略笔记最新章节地址://www.rdfgs.tw/shu/66363.html

王座攻略笔记全文阅读地址://www.rdfgs.tw/66363/

王座攻略笔记txt下载地址://www.rdfgs.tw/txtxz/66363.html

王座攻略笔记手机阅读:https://mm.remenxs.com/66363/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 319 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王座攻略笔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六和才彩特码资料21 www.rdfgs.tw)

上一章:第 318 章 王座攻略笔记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第一篇番外(1)